您的位置:首页 > 律师管理 > 正文

法治之路|现如今,打官司先找律师成常态

作者:sfj871 来源:转载 日期:2019-10-12 15:14:31 人气: 标签:

  从1979年我国恢复律师制度至今,全国律师数量已经从最初的二三百人突破了42万人,律师服务也融入了社会的方方面面。老百姓不用再排队请律师,甚至在公共法律服务的快速发展下,打个电话就能找到专业律师答疑解惑。找律师业已成为社会大众寻求公平正义的一个重要方式。

  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律师制度恢复40年来,北京律师行业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律师制度恢复第一案

  律师行业从恢复到发展的历程,没有人比85岁的周纳新更清楚。作为律师制度重建后北京回归的第一位律师,周纳新见证了40年来律师行业从无到有,一路发展壮大。

  据周纳新回忆,在1979年之前的二十多年里,律师行业已完全不复存在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,律师制度作为法治建设的需要,才开始恢复重建。

  当时负责律师行业重建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位副院长,想起了上世纪50年代就在律师行业工作,现已经转行到劳动局的周纳新,“三顾茅庐”将她请了回来。律师行业的“星星之火”便在法院一间办公室颇有些寒酸的角落里“燃烧”起来。很快,周纳新代理了律师制度恢复后全国第一起刑事案件。

 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的一个工人因偷了他人七辆自行车,再加上公家一条毛毯、四百米电线等被提起公诉,周纳新是他的辩护律师。

  “虽然案情挺简单,但因为是第一案,意义非同寻常。”周纳新还清楚地记得,法院专门在大礼堂开庭,下面坐着几百人,大多是法律领域的,还有不少老百姓旁听。说是庭审,其实更像是一堂刑法、刑诉法的教学课。开庭都有哪些程序、法官、检察官该说什么,律师如何辩护,都要借此案为今后的庭审立个标杆。《人民日报》庭后专门对此案做了报道,向世界宣告中国恢复了律师制度。

为“坏人”辩护不被理解

  94岁的老律师蒋维正39年前办理的一起故宫盗宝案备受社会关注。

  1980年2月1日,越狱的惯偷陈银华在故宫养心殿里看到了一枚硕大的“珍妃之印”。他藏身厕所,趁夜下手盗窃,结果触发了故宫值班室的警报器,最终在故宫城墙上被抓获。

  陈银华之前已经犯了多起盗窃案,服刑未满越狱,潜入故宫再次行窃是准备捞够资本从此跑路。有人认为,这样劣迹斑斑的人,一定要处以死刑才行。

  作为陈银华的辩护人,蒋维正律师认为,判死刑是不妥的。因为当时刑法规定盗窃罪的最高刑是无期徒刑。在法庭上,蒋律师坚持罪刑法定的原则,向法庭据理力争。最终,法院依法判案,判处陈银华无期徒刑。

  那个年代的老百姓,对于犯罪怀有最朴素的憎恶,他们大多还无法意识到,一个“坏人”也有合法权益,以及律师维护它的意义。因此,社会上对律师也颇有微词,觉得律师都是替坏人说话。

打12348就能找律师帮忙

  律师制度重建初期,全北京只有一个律师从业机构,名叫“法律顾问处”。直到1982年,北京律师行业有了民事律师事务所、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,律师业务才从单一的刑事辩护发展到离婚、继承类民事案件和一些经济纠纷。

  随着改革大潮涌起,律师事务所从国办性质发展到合作制、合伙制,像雨后春笋一般增加,律师队伍也迅速壮大。截至去年底,全国律师已达42.3万人,标志着我国已经步入律师大国行列。与此同时,老百姓的法律服务需求也日益增加,有了纠纷,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律师。

  经过了40年的发展,律师早已不再是稀缺资源。打一通电话就能找到专业律师免费答疑解惑,在北京16个区6878个社区、村全都法律顾问,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获得专业的法律服务。这是律师行业及公共法律服务的发展给每一个老百姓带来的实惠。

版权单位:宝鸡市司法局   联系电话:0917-3260871   网站地图
网站标识码 6103000052 ICP备案编号:陕ICP备12009282号

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18号

>